目前位置:感染者天地>就醫指南:::

就醫指南

分享到Facebook (開啟新視窗) 分享到Plurk (開啟新視窗) 分享到Twitter (開啟新視窗)
【新聞報導】仿製藥競爭使抗愛滋病毒藥物價格降低 但專利使新藥物仍然難以負擔
無國界醫生的價格分析研究已擴展至愛滋病的診斷和監測工具
 
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今天於吉隆坡舉辦的國際愛滋病協會會議中,發表年度報告《理順獲取廉價抗逆轉錄病毒藥物的網絡》。該報告提到,由於來自仿製藥生產商的競爭增加,治療愛滋病的第一線及第二線抗逆轉錄病毒藥物價格正在下降,但一些較新的抗病毒藥物價格仍然高企。
 
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項目的醫療總監科恩醫生(Dr. Jennifer COHN)說:「更多仿製藥生產商為市場帶來競爭,令主要愛滋病藥物的價格下跌,是一個好消息,但較新的藥物價錢仍然太高。」她續說︰「無國界醫生和其他治療提供者,需要為在治療上已別無他法的病人,提供新的治療方法,但專利權令這些新藥的價格高不可攀。在未來數年,當有更新和更好的藥物在市場上出現時,我們要繼續留意,因為這些新藥正是我們很快便需要向病人提供的藥物。而價格問題至今仍然沒有解決。」
 
隨著在過去一年有更多有品質保證的藥物源頭出現,世界衛生組織所建議的「一天一藥丸」第一線治療組合,即泰諾福韋 tenofovir)/拉米夫定(lamivudine)/依法韋侖(efavirenz)的「最低可行價格」,自去年以來已降低19%,由每人每年 172美元降至139美元,一些大量訂購的國家則更可以爭取比這更低的價格。同樣地,新的仿製藥生產商亦令兩種用於第二線治療的主要藥物,即阿扎那韋(atazanavir)/利托那韋(ritonavir),以及洛匹那韋(lopinavir)/利托那韋,在過去一年已下跌28%,而最可負擔的第二線治療組合,即齊多夫定(zidovudine)/拉米夫定、和阿扎那韋/利托那韋的價格,目前為每年303美元。這表示第二線治療的價格比2006年時下跌了75%。不過現時最低的第二線藥物價格,仍然是第一線治療的超過一倍。
 
不過,一些較新的愛滋病藥物,包括如整合酶抑制劑(integrase inhibitors)等關鍵的新組別抗病毒藥物等,由於專利問題,仿製藥帶來的競爭幾乎全被阻隔。因此,這些新藥的價錢非常昂貴。為第二線治療失敗的病人提供的搶救治療藥物組合(即雷特格韋(raltegravir)、英特萊錠(etravirine)、地瑞那韋(darunavir)以及利托那韋),其最低可行價格,在最貧窮的國家,每年便要2,006美元,幾乎是第一線治療價格的15倍。那些無法以最低價格購買這些藥物的國家,則要支付比這高好幾倍的價錢。例如,泰國和牙買加單是購買新藥地瑞那韋的支出,便分別達到4,760美元和6,570美元。巴拉圭則正以7,782美元購買英特萊錠,而亞美尼亞則要支付13,213美元購買雷特格韋──這只是全個療程所需的3至4種藥物裡的其中一種。
 
確保未來藥物是可負擔的,亦是一個優先考慮。愛滋病專家指出,全新、有效和易於接受的藥物,例如整合酶抑制劑德羅格韋(dolutegravir),在未來可用於改善第一線及第二線治療,因此要使這些新藥物的價格更可負擔,變得更為迫切。
 
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運動的愛滋病藥劑師博薩達婭(Arax BOZADJIA)說:「能否擴展抗愛滋病毒治療、令更多病人受惠,以及為病持續提供終生的治療,關乎能否降低新藥的藥價。」她續說:「目前大部分愛滋病新藥物都沒有質素可靠的仿製藥選擇,藥價對中等收入國家而言,也是另一個重要問題。目前自願許可協議的條款並不完善,大部分協議都不包含以公眾健康為原則的條款,而大部分中等收入國家都被排除在外,因而限制了那些國家獲得這些急需的治療的機會。」
 
過去有賴印度生產仿製藥及其「反對專利」的舉措,讓更多仿制藥生產商可進入市場,令第一線和第二線的組合藥物藥價都得以下降。但隨著現在有更多有顯著能力生產仿製的國家對新的抗愛滋病毒藥物批出專利,當中包括印度,找出方法令藥價降低將變得極為關鍵。就像印度高等法院在2013年4月審理諾華案件時所重申的,當有專利申請不符合該國的專利要求時,該申請應被反對。而當專利阻礙人們獲得藥物,相關部門就應該要基於公眾健康理由而發出強制許可。 2012年,印度針對一種被認為是無法負擔的癌症治療藥物,便發出了第一個強制許可。類似做法應被採取,以克服抗愛滋病毒藥物價格高至病人無法負擔的問題。
 
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運動駐印度經理孟甘妮(Leena MSNGHANEY)說:「在我們孟買的診所裡,愈來愈多病人需要最新、昂貴的抗愛滋病毒藥物,但我們、甚至政府都不能長期負擔得起這些藥價。」她續說:「各國需要正視和處理藥價高昂問題,確保不會批准缺乏根據的專利申請,並在藥價變得難以負擔時,發出強制許可,讓更多價格可負擔的仿製藥得以生產。」
 
無國界醫生今天在國際愛滋病大會同時發表了另一份報告《檢測抗愛滋病毒治療》(Putting HIV Treatment to the Test),關注愛滋病病毒量檢測工具的價格。在已發展國家的抗愛滋病毒治療中,病毒量檢測是一個黃金標準,跟臨床和免疫(CD4)監測相比,病毒量檢測能更準確和快速地檢測出病人是否出現了治療依從性的問題,繼而需要更多輔導,甚至找出對治療已失效的病人。世界衛生組織的最新治療建議已強烈建議,在發展中國家定期使用病毒量檢測方法。
 
但這些檢測工作的價格和實際操作上的複雜問題,一直令這些技術未能為發展中國家廣泛使用。
 
科恩醫生說:「所有的抗愛滋病毒治療項目的目的,都應該是透過抗逆轉錄治療來抑制愛滋病毒,使病人血液裡的病毒降至『檢測不到』程度。」她續說:「病毒量檢測是一個最好辦法,讓病人盡可能繼續服用價格相對可負擔的第一線抗病毒治療,愈長愈好,直至當他們真正有需要時,才轉用較新的藥物治療。隨著第二線藥物治療價格下降,現在是時候開始為病人進行病毒量檢測,確保他們接受合適的治療,而不用等到病情惡化才轉用新藥,否則只會太遲,令病人再度病倒甚或死亡。」
 
無國界醫生現於21個國家為285,000名病人提供抗逆轉錄治療。
 
在國際藥品採購機制(UNITAID)的支援下,無國界醫生正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7個國家進行項目比較研究,並試驗分散治療的可行性,包括定期進行病毒量監測,和為開始接受逆轉錄治療的病人進行定點CD4檢測。
 
 
資料來源
 
仿製藥競爭使抗愛滋病毒藥物價格降低 但專利使新藥物仍然難以負擔。無國界醫生。2013年7月2日,取自http://www.msf.hk/news/14840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