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感染者天地>愛之生活:::

愛之生活

分享到Facebook (開啟新視窗) 分享到Plurk (開啟新視窗) 分享到Twitter (開啟新視窗)
【愛之生活】安眠藥成癮的可怕 四處求藥不如徹底根治

【聯合新聞網/文/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專任主治醫師 鐘國軒】

 

第一次見到顏小姐(化名),她就直接跟我要那種細細長長白白的安眠藥,她說她已在別的醫院拿很久了。

 「一晚大概吃多少呢?」我問。

 「三顆,有時還會吃更多,但沒關係,妳開給我三顆,90天份。」她說得很直接。

 「效果應該也不大好嘛,不然妳怎麼常常會多吃?」我先不拒絕她,試著想了解她大概的服藥情形,或者是否有合併其他精神障礙,看可否找到背後可能的原因,進而協助她面對這個問題。

 「其實也還好啦,我其他狀況都可以,就只有失眠的問題。」她似乎不很願意讓醫師進一步了解。

 隨後,包括服藥的方式,相關可能的影響睡眠的物質如酒精、藥物,或生理疾病、睡眠型態、相關可能的心理社會因素等我都嘗試評估看看,無奈她就是一副銅牆鐵壁,我始終無法做到正確完整的評估。

 最後,我只好告訴她這種安眠藥可能帶來的危險,目前依照醫理及相關藥物開立規範,我實在無法開這麼多,最後我只好說:「我如果要幫您,只能這樣開;如果您覺得我實在幫不了您,我今天就當做免費諮詢,您再請您原來的醫師幫忙了。」

 我猜測,應該沒有一位醫師願意開立這麼高量的安眠藥物吧。大家對醫師的要求是要有「醫德」,而很多服用高量安眠藥物的病人認為繼續給他們高量的藥物才是關心他們、幫助他們、才有醫德;卻從未想過不再開立這麼多的藥物,協助他們面對可能的藥物副作用、解決真正的問題才是醫師真正該做的事情!

 幾週後,顏小姐又出現在門診。

 「鐘醫師,妳能幫助我嗎?我想…好好解決這個問題。」

 「怎麼說?」

 「其實,我吃很多安眠藥。我希望你能幫幫我。」

 「嗯,大概是多少?我們才剛讓一個一天吃幾十顆,有時還上百顆的病人,順利治療完出院呢。」

 「噢,我…」她頓了一下,還是說了:「我可以一天吃…100…120顆。」

 我愣了一下,然後開始解釋我們將如何透過住院治療協助她面對這個問題。

 經過一至二週的解毒治療,加上其他穩定自律神經的藥物的輔助下,終於順利出院。之後固定回門診調整藥物,並確認她如何安排每天的日常生活,如何過著脫離這個藥物的日子。

 「現在我們一天只剩下3、4顆藥,而且你再也不用吃那種藥了。妳很努力,而且也看到了效果。」我仍然不斷鼓勵她。她在工作上的表現非常傑出,絲毫看不出曾經為了搜尋安眠藥而四處奔忙的樣子。

 「是啊,太恐怖了,我真的不要再過那種四處求藥的日子。」

 真的,那種四處求藥的日子真的不好過,這就是安眠藥成癮的可怕。還好她認知到這點,而且也願意去面對這一切,當她決定重新站起來的那一剎那,就是她展開新生活的開始。希望在安眠藥海中載浮載沉的人,也能像顏小姐一樣,有重新開始的機會。


 
 
 
 
 

回目錄